第三千零四十一章 逼出附魂/武逆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占据了郑炉身躯重新来到的藤方,琳琅虽然已经恨极了对方,可是却偏又无可奈何,因为彼此实力差距太过悬殊。

此时藤方占据的是郑炉的身体,自然也等于拥有了御念期的实力。虽然此刻的实力大打折扣,然而御念期的境界,仍然是整个卫城中,最为强悍的存在。

从灵魂与身躯融合的角度来看,藤方那混合了魂种和魂介的灵魂,可以说与郑炉的身体结合的非常完美。所以他刚刚出现的时候,左风和琳琅等人,都感到震惊不已。

然而当眼前这个“郑炉”开口讲话后,大家便立刻看透了他的身份。这原因倒也非常简单,就是那个时候“郑炉”称呼了琳琅为“郡守大人”。

郑炉多年来一直身处高位,琳琅在他的眼中与蝼蚁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甚至郑炉的眼中,恐怕也就只有一个人,才能有资格被称呼为“大人”。

偏偏此时他喊出了“大人”,而且后面那番言语中,除了怨毒和嫉恨外,隐隐还有着不甘和执念,这些原因凑在一起,大家自然很快就判断出了来人正是藤方。

眼看着琳琅正在遭到追杀,左风双目微微一眯,便立刻下达了命令。在他身边的众多武者,此时直接开始收缩防线,同时以防御为主,齐齐的开始向后撤退。

即使正在奋力逃跑中的琳琅,仍然还是观察到左风那一群人的动静,他立刻就明白了左风的用意,恨恨的朝着左风投来一个怨毒的眼神。

在这种时候左风考虑的是尽量保存实力,如此自然不需要与对方硬碰硬,在战斗中向后撤,一来可以稍微避开敌人的锋芒,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可以更大程度的牵制,这些新狩郡和祭魂殿的武者,让他们无法去救援琳琅。

在全力逃跑的琳琅,看到如此一幕后,却是忽然调转方向,毫不犹豫的朝着左风等一群人交战的战场中冲来。

他的目的十分明确,我就算是要死,也要拖着你们所有人一同陪葬。他尤其要针对的就是左风这边的一群人,因为左风这边依靠队形构建阵法,如果一旦出现混乱,队形变得散乱开,阵法也将自动瓦解。

如果只是琳琅当然做不到这一切,可是后面有着疯狂追杀的藤方,他现在拥有的是郑炉御念期的实力,只要在队伍中几次穿插,相信所有队伍就都彻底乱了。

看到琳琅调转方向冲来,左风眉头瞬间拧在一起,他看出了对方的想法,同时也能够预见到,若是让对方冲进来,会有怎样的后果。

可是不光是自己,身边的其他强者,包括雷夜和两只妖兽,还有藤力与琥珀都正在激战中。这个时候失去其中任何一个的战力,自己这边的防线都将瞬间瓦解,所以左风心中只有焦急,却没有办法。

双方距离本不太远,琳琅调转方向冲来后,转眼间就已经来到近前。他手下的那群武者,自然而然的让开道路,让琳琅可以顺利的通过,甚至再有几次眨眼的时间,他就能够顺利冲入到左风的队伍当中去。

便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一道人影飞快的冲出,敌我双方竟没有一个上去阻拦,那身影看起来是如此的单薄,在他肩头却又背负着一名男子,来人的目光异常坚定。

当那单薄犹若羽毛般的身影出现之时,左风先是有些诧异,不过随后便已经明白过来,心中在此时不禁暗叹了一口气。

而那正在疾驰中的琳琅,在看到对方的脸上的神情后,那本就十分难看的脸庞,瞬间就扭曲起来,他甚至忍不住愤怒的咒骂道。

“贱货,小贱货!你给我滚开,给我死远点,给我……”

在琳琅连连咒骂声中,那道人影却是依旧坚定的飞来,甚至不管琳琅如何躲避,前方之人反而加速迎了上来,目的就是要将琳琅阻挡下来。

藤方从后方追杀而来,别说琳琅现在大幅度调整方向,就算是笔直飞驰彼此间的距离还是在迅速缩短着。所以琳琅现在,也只能在如今的方向上,稍微作出一点点的调整,以求暂缓被追赶上。

只不过他不管如何调整,如何疯狂怒斥咒骂,琳智却是铁了心的迎上来,在她的脸上有着一抹充满决绝的淡然微笑,那明显就是一心赴死之人,将生死都完全看淡后才会露出的笑容。

琳琅最后一句话还未说完,琳智已经来到他的前方,风属性灵气在其手中的细长短剑上游走,狠狠的朝着琳琅斩去。

她手中的短剑以轻柔多变为主,可是现在琳智却故意将长刀的招式运用出来,这种大开大阖的攻击,就是要让琳琅除了硬碰外,没有其他的化解之法。

“找死!”

怒喝声中,琳琅周身同样的风属性灵气流转不休,他的属性与琳智一模一样。手中一柄长剑运使如飞,狠狠的朝着琳智斩了下去。

当琳琅长剑举起的瞬间,他的眼神突然间就有了变化,原本的冷毅和怨毒之色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满是惊恐之色,口中如同嘶吼般发出了一声“不”。

其手中的长剑,剑势也在这个时候突然缓了一缓,同时其剑中蕴含的力道也勉强收回了差不多一半。

然而就算是这样,琳琅毕竟是御念期巅峰强者,而琳智也不过是纳气初期,双方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长剑在与琳智的短剑碰撞的瞬间,那短剑直接就破碎开,长剑虽然收回了一半的灵气,去势却无法改变的继续斩落,只是那剑锋劈下的轨迹略微有些改变。

原本是当头斩落,如今长剑改变方向斜斜的从侧面斩下,同时长剑也向回收了几寸。如果一切不变的话这从额头中心斩下的一剑,会直接将琳智劈成两半。

然而在这个时候,因为琳琅先一步调整方向,又将长剑收回了几寸,这一剑顺着琳智的右肩斩下,却并未将身体直接劈砍开,而是破开皮肤和血肉,两寸多深的伤口自上而下一直划到大腿。

虽然已经尽量收回力道,同时也避开了身体最为要害的致命处,可是毕竟现在的琳琅,实力已经勉强达到近乎凝念期,就算收回了一半的力道,那长剑中的蕴含的劲力,仍然还是直接将琳智的生机斩断。

只有少数几个人,特别注意到此时琳琅的眼神,有着特殊的变化。其眸中的神情有痛苦,有愤恨,有愤怒,有悲伤,种种复杂而又彼此矛盾的情绪,竟然在他的眼中交替着浮现。

只不过也只是片刻间,在琳琅一剑斩出后,甚至不到一息时间,背后的藤方就已经来到。

琳琅明显能够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气劲是那般的恐怖,可是他身体竟然只是稍微扭动,却并未完全避开,或者说他没想要躲避。

“噗”

如击败革般的声音传出,琳琅身体在此时剧烈的一颤,当其低头的一刻,正看到满是鲜血的拳头,从自己的前胸穿透而出。

“嘿嘿,琳琅呐,现在看清楚了嘛,最后到底是谁死。你不是很嚣张么,你不是要让我形神俱灭么,看看是谁被谁打的形神俱灭!”

背后的藤方咬牙切齿,声音中带着无法抑制的狂喜,在这之前他甚至已经要灵魂消散,带着怨恨和不甘死去。如今却是大仇得报,藤方哪里还能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和畅快。

在琳琅被藤方用拳头打穿的一刻,在场的双方武者,几乎都下意识的停手,不管是贲霄阁、新狩郡和祭魂殿,左家村又或是洪城武者,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停手,望向身体都被直接打穿的琳琅。

而琳琅这个时候,却是露出了一种十分怪异的表情,他根本不去理会藤方,也不去管那已然被拳头贯穿的身体,而是目光满是悲伤和落寞的望着前方,在那里是灵气正在慢慢消散的琳智。

就在下一刻,琳琅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藤方本来抬起拳头,就准备再次一拳轰出。他之前那一拳虽然狠辣,但是却不会立刻要了琳琅的性命,他是存了要狠狠的折磨对方一顿,再将其杀死的想法。

他以为琳琅不甘心就此死去,要拼死对自己发动反击。可是琳琅的身体剧烈一颤后,其头颅之中竟然开始慢慢的有着黑气缭绕而出。那黑气似乎有着一丝魂种的味道,但是看上去却又同魂锁有些相似之处。

那一股黑气在琳琅头顶慢慢的缭绕,最终开始不断的汇聚到一起,最终慢慢的凝聚成一道人形虚影。

在场大部分人,都不认得那道灵魂虚影,可是藤方却是一眼便将对方认了出来,冲口便喊道:“甘罗大人!”

那道虚影出现后,并没有任何异动,反而是就那样满脸茫然,诡异的漂浮在虚空之中,既没有新的动作,同时他也没有消散的迹象。

当藤方一口喊出那道虚影的身份之时,在场不少人都是浑身一颤,其中包括了新狩郡武者和祭魂殿武者,反而那些贲霄阁的武者,一个个却是满脸的茫然。

“这,这难道就是……”

藤方震惊的打量着那道虚影,口齿都隐隐有些结巴的说道。只不过他还没有说完,琳琅却已经接口说道:“不错,这便是附魂之法,是甘罗炼制出来的第一枚附魂,就是它……,这些年一直影响着我的心智,让我一步步走到了如今这万劫不复的局面。”

当听到他这番话的同时,前方不远处的琳智眸中神色一变,那正在缓缓下落的身体,却是一下子停在了空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