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还算宁静的日子/权臣家有神医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亭裕这会儿,既没有面对老太妃时的从容淡然,也不是面对定北王时的智珠在握锐意十足,而是心慌意乱,只能极力的维持表面的平静。

对于小草的话,更是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似乎说什么都不对。

他刻意选在这个时间点过来,是为了什么?萱儿的睡眠一向都很好的,在一起那么多年,他几乎想不起她有夜起的时候,结果还是这么给撞上了!

是这几年过得不好吗?以至于晚上都不能安眠。上次在周群山,直接开门的就是她,还以为那只是一次巧合,原来不是吗?想到这个可能,止不住心疼了,“萱……”

一个字刚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只因为小草居然向这边走了过来,现在可没有面具在手边,即便有,突兀的戴上,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魏亭裕握紧了扶手,后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深夜露重……”

“噫,闻人姑娘怎么起来了,是有什么需要吗?你吩咐一声就是,怎么直接出来了,夜深露重,姑娘当心着了凉。”从定北王那边过来的丫鬟,快步的走向小草,眼睛却瞟向这些看着就有些害怕的“不速之客”,眼神中带着防备,“姑娘赶紧进屋歇着去吧。——这伺候的人呢,都是干什么吃的,姑娘出了屋子都不知道吗?”

“没有,不关她们事……”

“这事儿明儿再说,姑娘先回去歇着,想要什么,你跟我说一声。”一边说着,一边用适中的力度推着小草,用意真的不要太明显。

小草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也能理解她的用心,孤身女子面对“一群”大男人,在别人眼里,大概就跟小绵羊面对群狼似的,虽然狼群就四只,还有一只病歪歪的,看上去她这只羊都能轻易的将对方给撂倒。

虽然被人当狼一样的防备,魏亭裕心里不痛快,那是他妻子,护着都来不及呢。不过,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看在算是帮他解围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走。”魏亭裕压低了声音说道。再不走,萱儿可能真的就要直接站到他面前了。一想到这个可能,有一种心跳快停的窒息感。

他,白日里居然想不管不顾的就过来?果然是疯了吧。

小草侧头,就看到他们离去的背影,略显匆忙,魏世子被挡了个严实,后脑勺都看不见,也就隐约瞧见一个轮子在转动。定北王这主院,格局都是前后两进,其余人都在外面,小草倒是不知道他这排场,她只是确定一件事,魏世子果然是在躲她。

小草没注意的事情就算了,但现在,很显然,魏世子是被她给盯上了。

她还没对哪个人如此这般过。

小草目光微微闪动,躲得过初一,躲过了十五,这一个月还剩下二十多天呢,你还能回回都躲过去?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他对她避之不及。

离开了小草的视线,魏亭裕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些,这一放松,又止不住的咳嗽起来,感觉撕心裂肺的,怎么都压抑不住,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能将心肝肺的都咳出来。

原本同样守在外面的是定北王的部下,心里的不快倒是减少了些,多几分怜悯,虽然大晚上的让人不爽,但是,拖着病怏怏的身体还办事儿呢,辛苦着呢,就体谅体谅他好了。

只不过他们现在心态比较好,日后发现这是个跟他们抢继王妃的人,心态可就完全不一样了,每回见到,那都是恨不得在魏亭裕身上剐下一层肉来。

要说小草救了定北王,最感激小草的除了老太妃,大概就是这些将士了,所以对小草的好感绝对是爆棚,而且他们这些粗人,也没那么多讲究,只要能好好活着,对各种东西的接受能力都很强,惊世骇俗?不存在的。他们就知道这闻人姑娘好,厉害,老太妃想聘回来给王爷做继王妃,那必须是双手双脚的赞成。

所有阻碍这一点的,那都必须是阶级敌人!能大卸十六块,就绝对不大卸八块!

魏亭裕吃了药,是小草上次给他开的药,制成药丸子,照小草的意思是,给他当糖豆子吃,不舒服的时候就吃两颗,当然,这药的见效时间没那么快,只能是他自己尽量忍耐克制着,谁都知道,那并不是容易的事情,难受的紧。

缓过这一阵之后,魏亭裕神情有些恹恹的,眼角还挂着生理泪水。

单手撑在扶手上,身体倾斜,随着呼吸,身体微微的起伏。

魏亭裕对正事向来尽职尽责,所以哪怕是半夜,他也在书房,一点一点的记录整理从定北王那里得来的消息,不管是记忆力,还是归纳总结提炼要点的能力,都是一等一的,所以就算单凭记忆,也不会存在遗漏,而且很快就整理清楚。

魏亭裕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指尖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有些事情暂时还不好说,不过他发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只不过暂时没法进行下一步的判断,需要等到将人从北疆提回来审问,或许才能更进一步的了解情况。

将事情放到一边,虽然已经很晚了,魏亭裕也没什么睡意,靠坐在椅子上,微微的仰着头,眼神有些涣散,显然,这是又走神到别的地方去了,而能让他如此,世上也就那么一个人了。后来,魏亭裕好歹还是休息了一段时间,尽管睡得依旧不是很好。

定北王那边的手令,倒是很快就送了过来,魏亭裕第一时间就派人快马加鞭的赶往北疆,事情总归是越快越好,拖得久了,就可能出现意外。

在确定定北王不会再出现其他并发症,不管是腿上的伤还是腰上的伤都恢复得不错的时候,小草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去了,之后只需要每隔两三日的来看看就成,反正定北王身边伺候的人对于怎么照顾伤患,已经得心应手,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问题。

回到家,除了闻人泰伯这个当爹的很忙,少有能见到之外,其他都还算正常,按部就班的过着日子,小草倒是被长姐闻人潓的兴奋劲儿弄得有点无奈。

说起来也“育儿手册”惹的“祸”,这位虽然还没有孩子,但是笃定在她丈夫身上好了之后,她就能很快怀上,所以对育儿这事儿,那是相当的热情高涨,那是从头到尾一遍一遍的研读,不仅自己看,丈夫丫鬟嬷嬷这些人,一个都不能少,当然,家里面的两位老人家,兴致也很高,好像孙儿就在跟前了。

如果闻人潓只是自己看书就罢了,但事实并非如此,而是没回见到小草,都能有一大堆的问题,其实根本就不算问题,闻人潓自己说出问题,然后自己就能给出答案,这能叫问题吗?她只是不厌其烦的,巴拉巴拉的说上一大堆。

小草忍无可忍,直接将这个长姐塞肌肤怀里,“请把你媳妇儿带走,随便上哪儿去探讨人生,探讨孩子,探讨怎么生孩子都可以,只要不在我这儿,都没问题,谢谢。”这一次的治疗也完成了,直接将两人推出去,碰的一声关上门。

闻人潓脸上还有点懵,抬头看向自己丈夫,“我这是被四妹妹给嫌弃了?”

鲁德源也笑得有点无奈,“你反反复复的说那些,四姨妹可能,嗯……”在家里,他都想要躲出去了啊,一本育儿手册,都已经背下来了,可以想想,是个什么情况。

闻人潓稍稍的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的确是有那么一点……

然后闻人潓终于收敛了,小草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也因为妇科手册与育儿手册,偶尔也会有人搭上关系来闻人家求医,而多数都是为了求子,对于这种事,小草也挺能理解,孩子对于一个已婚的女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别说是现在,没有孩子的女人永远底气不足,在婆家站不住脚,处处吃亏,就算是前世,依旧是不少人的困扰,因此,若能帮他们解决问题,小草自然也是乐意的。

当然,除了是生病的,其实照着妇科手册上做,大部分问题都能解决。

能成功的怀上,知道孕期的注意事项,能够平安的生下来,各方面都注意了,基本上也不会出现先天不足的情况,那么生下来之后,肯定也更健壮,自然就更好养,加上育儿手册的帮助,兴许还能降低孩子的夭折率。

人口,绝对是封建王朝下最宝贵的资源之一。

影响暂时看不出来,但若是一点一点的普及下去,从皇城上层的圈子里往下蔓延,也以皇城为中心,向地方蔓延,富贵之家,想普通人家蔓延,就算是普通百姓看不动书,但是,他们会学,不用知道所有,只需要知道一些,其实都是有益处的。

这样经过几年,十几年,几十年,或许就会看到明显人口增长。

当然,这也是先下不曾想到的。

在这样并不忙碌却充实的日子中,小草迎来了一个客人,已经恢复过来的夏碧荷,说好要来找小草玩的,在临近三月底的时候,终于登门,而且还带来的了一大堆的“谢礼”。

这都半个多月了,这“谢礼”也是拖得够久的,不过,倒是没人在意这个。

小草瞧着夏碧荷的状态还不错,比起最初见到,眼神中充满了绝望灰暗,这会儿带着浅浅的笑的,虽然可能还是受到以前常常被欺负的影响,依旧有些怯懦,不太敢正眼看人,至少是鲜活的,看得见光彩。

这样的姑娘,内心都比较的敏感,有时候做得刻意了,可能反而会让其畏手畏脚,所以,小草显得很随意,对于她现在在家的情况,也没有避讳,直接问出了口。

夏碧荷的人生,从来都只有恶意,所以在小草善意的伸出手之后,几乎不需要过程,就对她产生了信任,甚至是一点点的依赖,因此,并没有犹豫就说了。

继母被送回了家,就一直没再回来,后来甚至是由祖母亲自替她父亲写了休书,夏碧荷觉得,如果只是因为她的事情,应该不至于,只知道祖父让人彻查了一番,好像是查出来别的什么事情。

小草琢磨着,夏碧荷亲娘的死,说不定真的跟那位继夫人有关。

然后是夏家的老夫人,是真的回祖地去了。现在的夏家,完全就是大夫人当家,头上没了婆婆的压制,这大夫人不知道多高兴,对待夏碧荷,一改以前的了冷眼,别的不说,夏家其他姑娘该有的待遇,她是一点不少,甚至还因为她没有父母在,多有关怀。

面对这些,夏碧荷不是感动,反而有些避之不及,一个人前后转变那么大,谁都知道不会是真心,她以前都是同龄人欺负她,长辈漠视她,这份热情只会让她受惊。

“她对你好,那是因为你祖父,所以,你接着就是了,你能应对就应对,不能应对,沉默听着就是了,多两次,她自然就觉得无趣了。”

夏碧荷闻言,眼神一亮,点点头。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也让夏碧荷很烦恼,那就婚事,之前因为继母,迟迟没能落实,现在简直就成了她大伯母的头等大事,而且因为后面的妹妹要出嫁,她的婚事即便是确定了,也会很仓促,而且,她那继母,从来就没给她准备嫁妆,要知道,有些姑娘,基本上是从出生开始,家里就在准备东西了,而夏碧荷这样,可以想象出嫁的时候会多“寒碜”,当然,这个寒彻不是东西少,价值低,而是东拼西凑,显得很随意。

其实因为从来就没有抱有任何期待,夏碧荷倒是无所谓,真真烦恼的是,大伯母居然询问她的意思,到底是都御使家的姑娘,现在跟以前的待遇截然不同了,愿意结亲的人还是很多的,不过让她自己挑……

而且,给她的信息,就只有对方的家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性情如何,在家里的情况如何,屋里干不干净,统统没有,所以呢,不怪夏碧荷半点感觉不到真情,当她傻子呢。

------题外话------

卡文的作者君哭唧唧,今晚能不能卡出第二更都是未知数,第三更绝对没指望,如果等更的小天使,建议不要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