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先刷一波(为桥边的油纸伞女神王冠加更)/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朗月觉得翻的眼睛都疼了,一低头,终于松口气,果然结束了。

没看到肉太幸运了,易朗月自然不会作死的去看不该他看的东西,他是一开始就觉得两人不会有什么,真有这什么,顾先生就不会让他看!

易朗月松口气,不用自戳双目多好,只是看着自家顾先生明显意动,却强自忍耐的样子,心里不禁一阵不高兴!

她这是冷暴力!凭什么不让顾先生出手!顾先生还年轻,这样憋着对顾先生身体多不好!是吧,是吧。

易朗月又觉得自家顾先生可怜了,郁初北明显欺负他们顾先生心思单纯、好骗,哪有这个时候了还不让顾先生主动的!

顾先生也是不争气!平时拽的撼天动地,这时候怎么不继续发挥了!她不让你动你就不动,还是不是男人!只会欺负他们这些软弱无能之辈,对郁女士就一再忍让!

易朗月腹诽归腹诽,却不得不震惊顾先生对郁女士的言听计从,这种情况多恐怖,如果让夏侯执屹知道,他还敢不敢把注意打到郁初北身上,郁初北一个不高兴就能把夏侯执屹的总秘书长撤了,到时候别是前门进虎后门有狼!

如果说二楼的事件是顾先生偏心,现在恐怕要顾先生的‘命’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易朗月有些隐隐的不安,顾先生精神有问题,什么事做不出来,让他去死他也定能毫不犹豫的就走!

再说,郁女士以后不会移情别恋吧?应该不会,毕竟顾先生都给钱了。

那郁女士会不会拿了钱找其他男人?易朗月又急忙否定,不可能,除非那男的不想活了。

相比于他以前有眼不识泰山的给夏侯执屹买意外险,更该给顾先生买一份,将喜怒哀乐寄托在再普通不过的郁小姐身上,他真的没有问题吗?

易朗月看着屏幕中安安稳稳抱在一起的两个人,顾先生的手都没有乱动一下,心里又不舒服了,怎么看都觉得自家顾先生是会被家暴的那个。

易朗月有些思考夏侯执屹的方案了,只要曝光了顾先生天世集团大少爷的身份后,老顾就能近身伺候,看她还有没有机会欺负顾先生。

好烦,顾先生被人‘欺负’了,怎么给顾先生出气。

——叮咚——

易朗月无精打采的拿起手机。

夏侯执屹——郁女士动顾先生的银行卡了!——

易朗月露出一抹冷笑,将手机放下,监视的这么全面,是想替顾先生花出去吗!

但下一刻又拿起手机,不敢耽误——是顾先生给的——

——暴露了吧——夏侯执屹。

易朗月——那么大的别墅,我们就不是穷人了——要暴早暴露了,就当给顾先生的零花钱了,全看夏侯执屹想怎么说。

……

郁初北丝毫不需要有人解释,顾君之有钱,顾君之家族很有很有钱。

但家人过世后被表亲分了家产,表亲怜惜顾君之孤苦,给他留了很大一笔钱。

当然了,这个‘很大一笔’指的是在自己看来,也许对易朗月和夏侯执屹来说,就是随便给了个固定零花钱。

好有钱啊,果然漏出来一点就够他们吃香的喝辣的了!

“君之啊……”郁初北靠在窗台前,珍惜的‘捧着’手里的银行卡。

顾君之伸出手将她头发上沾的纸片取下来,身体的光影将她整个笼罩在内,声音低沉:“嗯……”

“我们怎么糟啊。”好纠结,郁初北将卡贴在胸口,太有钱了怎么花!买游艇还是飞机!?要不先买辆坦克在市区勉强开着!

……

下了班。

郁初北带着顾君之站在海市最高端的商场大厦内,霸气的抬抬墨镜,豪情万丈:“让我望而却步的地方,今天就要征服你。”声音很怂的只能半米内可听。

顾君之很好的无视了,站在她身后没有动,但也没有跟着她当托,智商他觉得自己一直在线。

郁初北将他挥开一点:“别打扰我抖威风。”

顾君之看眼半臂外的自己,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郁初北见唯一的观众不配合,只能无趣的牵起他的手:“走,姐带你购物!”商场真清净,人少!果然高端大气上档次,这都没倒闭,可见还是有钱人多啊。

顾君之首次觉得他能一个人在休息区待一会,真的,充钱认领的那种小隔间都行。

郁初北拽着他,豪爽的走过每一个她以前不敢多看一眼的柜台,将所有店铺里摆放在展示窗的衣服都点了一遍,评头论足啧啧有声,最后站在长廊的尽头,转过身对顾君之抬眼:“所有我刚才多看了一眼的,包起来!”

顾君之不动,已死机、需充电!

郁初北顿时耸拉下肩膀:“不行!想想这些东西需要那么多钱,就不想买了!”

“……”不是本来没想买吗,看中的只是……

郁初北顿时精神的拉起他的手:“走第三家,她家衣服我喜欢。”

*

半个小时后。

郁初北穿了一身该家品牌今夏主打黑白拼接连衣裙出来,外面是一款薄款黑白格子小衬衫,头发散下,限量款墨镜挂在鼻梁上,一双白色镶嵌蝴蝶钻高跟鞋,让她看起来高贵又漂亮。

“看不见脸的时候果然觉得可以装名媛,是不是特别与众不同。”

顾君之随便,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走!给你买一身去。”就是这么大方!抬抬自己的陌生,让小弟跟上!

四楼男装部。

郁初北眯着眼看着一件件衣服从顾君之身前一米比过,最后有些生无可恋,差点吐出一句,衣服都不挑人的吗!

最后只是小声道:“就这件……”不要再比了,哪件都很合适是怎么回事!高档衣服如此不讲究的吗!

所以都很好看的小可爱果然不需要装饰!装饰多了自己的精英范就像他的秘书。

*

“啊——”郁初北站在商场门口,张开手臂,内心发声,太开心了,一次刷二十万是什么感觉!不要拦着她,膨胀了!

顾君之身形修长,神色冷肃,如天地间最坚定的松柏,安安静静的站在她身后,不想说话。

郁初北抓住他的手腕,开心的转头,笑容满面、容光焕发。

顾君之平静的脸上渐渐的染上一抹笑容,笑容一点点的扩大,好看狭长的眼镜快要弯起来时。

郁初北大方的道:“走去买车,给你买个一百万的!”

“谢谢。”

“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

顾君之看着早已换了运动鞋开心的在前面跳的人影,嘴角也慢慢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跟着她一起向不远处的车展部跑去。

他的初北做什么都是美的!

*

“最贵的。”就是真么豪气,郁初北站在前台,不用看车,不用介绍,来最贵的!有没有一种暴发户的气息。

顾君之觉得自己需要被托管,刚才的美丽是自己的幻想,他想回家。

经理客气的开口:“女士这款就是我们店里现有可提现的最贵的车型,W-12,全款三百六十万。”

三百六?郁初北看眼顾君之正经了很多,是不是太贵了,她也就是觉得好玩抖一抖,说到让她付账,该谨慎还是要谨慎。

至于买最贵的,她确实那么想的,第一安全性能好,第二,配得上顾君之的脸。

顾君之无所谓的看着她,是你说要买的!看我干什么?

郁初北又看向车,她对车的理解就是面包和小货,载重和交警,再加一个外形,再不能多了。

所以她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不会挑车,虽然是说最贵的,可就像挑西瓜,最大的不一定是最好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