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大结局/臣服吧小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墨菲开着爷爷给自己买的新车出了门。

那一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爷爷奶奶因为飞机停飞无法从华国赶回来,身边没有亲人陪她过生日,她不仅没有伤感,反而觉得没人看着她练琴,是她来奥国以后过的最惬意的一个生日。

刚拿到驾驶证的她,开车还有些蹩脚,只能在人少的地方练手。

开着开着她就把车开到了一处废弃的厂房,工厂内有一处很大的操场,墨菲就开着车在操场里转起了圈。

她只专注开车,却没注意到,厂房的一隅有个人一直在偷看着她。

墨菲觉得自己开的越来越顺手,便加大了油门。可她毕竟是新手,路过一处坑洼时,她想躲却没躲开,猛地一颠后车突然熄火。

墨菲紧抿着嘴唇再次发动引擎,想把车倒了回去。

结果,她只看见了前面,却没注意后面,“砰”的一声车尾撞到了路灯上。

墨菲苦着小脸儿下了车,前后检查了下,前面没什么问题,只是后面尾灯撞掉了一个。

墨菲垂头丧气的坐回了车里,打算把车开回去修理,谁知道,不管她怎么按按钮,车就是打不着火。

一直躲在暗处的楚莫寒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拍打着方向盘,笑着从隐身处走了出来。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他迎着光,眸中带着笑,如谪仙般俊美。

墨菲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竟然忘了矜持。

楚莫寒笑着敲了下车窗。

墨菲这才缓过神,小脸儿微微一红,避开了他的视线。

“打不着火了?”楚莫寒笑问道。

“嗯。”墨菲嘟了嘟嘴,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大哥哥,你也是华国人啊!看在咱们都是华国人的份上你能帮我看看吗?”

楚莫寒微挑了下眉梢,“你不怕我是坏人?”

墨菲咯咯笑道:“哪有长的这么好看的坏人。”

“你长的也好看,我看在你也是好人的份上帮帮你。”楚莫寒探身在车里按了下按钮,把机盖打开。

他走到车前,仔细的排查着。

墨菲凑了过来,“大哥哥,你是奥籍华人吗?”

“不是,我是华国人。”

“那你是来这边旅游的?”

“……”楚莫寒犹豫了下点了点头,其实他是来奥国执行秘密任务的,这处废弃的工厂是他目标人物要街头的地方,可是这些话他不能告诉她。

楚莫寒见连接电瓶的电线松动了,抬手把电线重新插了下。

“你发动下看看,应该可以了。”

墨菲笑着点了点头,上车按了下按钮,她见指示灯亮了,笑着对楚莫寒说道:“大哥哥,你真棒!这么快就修好了!”

楚莫寒看着她甜美的笑容,眸中也染上了笑意。

他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干净的眸子,清澈的能让人一眼就看到她的心底。

不远处开过两辆黑色轿车,楚莫寒微眯了下眸子,从机盖上一跃跳到另一侧。

墨菲愣神的功夫,楚莫寒已经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开车,往树林那边开。”

墨菲一怔,但还是听话的把车开了出去。

楚莫寒回头看了眼后边,见没车跟上来,这才长舒了口气。也许是他想多心了,线报说,他们要在晚上接头,这个时间来的人,应该不是他们的人。

“以后别来这边练车了。”

墨菲嘟了嘟嘴,“我以后恐怕也没时间来了。”

“要上学?”

“除了上学我还要练琴。”

“钢琴?”

“小提琴。”

“小提琴好啊!琴中皇后。”楚莫寒轻勾了下唇角,“前面是岔道口,你要去哪?”

“皇家大道。”

“那就走左侧的那条路,记得打转向。”

“哦。”墨菲在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你来玩的,比我这个在奥国生活了八年的人还熟悉路况。”

楚莫寒只是笑笑并没接话,这些天他都把这块地形都摸清楚了,能不熟悉么。

“你要去哪?我送你。”墨菲笑问道。

楚莫寒看着她脸上跳动的梨涡,有些失神,见她看了过来,他才醒神,“巧了,我也去皇家大道。”

“皇家大道离这可不近,你没开车怎么来的?”

楚莫寒瞥了眼停在路旁的一辆丰田越野,笑着说道:“我跑步过来的。”

墨菲信以为真,她笑笑对他说道:“来奥国的人基本都要听上几场音乐会的,你有听过吗?”

“还没时间去,不过有机会了我会去听上一两场的,毕竟来奥国不听几场音乐会,回去了会被人家笑话的。”

墨菲腼腆的笑笑,“你前面的储物箱里有两张音乐会的票,你要是想听就送给你。”

楚莫寒犹豫了下,见她羞得小耳朵都红了,笑着说道:“那谢谢你了。”

墨菲没敢看他,盯着前方的道路说道:“那你自己拿出来吧。”

楚莫寒伸手拉开储物箱,从里面拿出一张票,“我有一张就够了……”那张留给你,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听音乐会。

后面的话,楚莫寒没好意思说出来。不过,他相信,就算他没说出来,她也会懂自己的意思的。

楚莫寒拿着音乐会的票看了看,“墨菲小提琴演奏会……这个墨菲是不是很出名啊?”

墨菲的脸上再次染上红霞,“不算太出名。”

楚莫寒看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点开网页,输入了墨菲两个字,随后便弹出了小提琴家墨菲几个字。

楚莫寒看着网上的照片,笑着说道:“都是小提琴家了,你还说不出名?”

墨菲小脸绯红的看了他一眼。

“我叫楚莫寒,很高兴认识你,墨菲大师。”

“大哥哥,你就别取笑我了。”

“没有取笑的意思,就是觉得很荣兴,没想到来奥国竟然认识了一位小提琴家。奥国不愧是音乐殿堂……你姑姑是小提琴家墨灵珊?”

墨菲放眸子微微一暗,“你认识我姑姑?”

楚莫寒捏了捏眉心,“不认识,但是听说过她的名字。只是可惜,她那么年轻就去世了。”

墨菲低叹了声,“我爷爷到现在还没走出这个阴影……大哥哥,你也姓楚?!”

楚莫寒感叹她的反射弧太长的同时,心下一惊,墨家和楚家的仇结大了,要是因为这个,她不理自己可就麻烦了。

“你还认识其他姓楚的人?”

墨菲嘟了嘟嘴,“不认识,就是听我爷爷经常说姓楚的都不是……”好东西!

想想他也姓楚,墨菲吐着舌头笑了下。

楚莫寒痴痴地看着她,如果不是刚认识,他真想捏一下她胖嘟嘟的小脸儿。

墨菲被他看的脸上有些发烫,避开他的目光问道:“大哥哥,前面就是皇家大道了,你要去哪?我先送你过去。”

楚莫寒往车外看看,这么快就到了?这条路明明不短,为什么这么快就到了?!

“前面那个酒店。”楚莫寒决定把住处搬到这边,没准还能有个偶遇什么的。

墨菲把车开到酒店前。

两人互相道了别后,楚莫寒推开车门下了车。

墨菲一直目送他进了酒店,才恋恋不舍的把车开酒店。

楚莫寒等她走后,快步从酒店里走了出来,抬手招来一辆的士让司机跟在墨菲的车后。

楚莫寒一直看着她把车开进大门,刚要叫司机离开,就见那辆车又从院门开了出来。

楚莫寒微楞,见是一个中年仆人坐在驾驶座,再看那辆车烂掉的尾灯,也就明白了这是要去修车。

楚莫寒报了个离废弃工厂比较近的位置给司机。等他再次返回那家废弃的工厂时,发现他的目标人物竟然已经到了。

楚莫寒惊出一声冷汗,他要是再晚回来一会儿,这次任务就失败了。是线报不准,还是那些人太过狡猾?

楚莫寒没敢再多想,潜到自己事先选好的位置,冲着目标人物扣动了扳机。

目标人物中枪后,场面一片混乱,楚莫寒趁乱从自己早就选好的撤退路线离开了工厂。

能这么顺利的完成任务,楚莫寒把这一切归功与墨菲,她简直就是自己的小福星!

楚莫寒心情大好,想起老领导交代自己的事,开车去了楚渊明在奥国的家。

他的老领导袁凯是袁捷的亲大哥,他让他给袁捷带些中药过来,不过来了有几天了,他一直勘察路线也没来得及送,任务完成了,他就算再不想见到那两口子,也是要来一趟的。

楚渊明和袁捷见他来了,并没表现出意外,应该是袁凯已经把他要来的消息告诉给袁捷了。

楚莫寒想放下中药就走,袁捷非要留他喝杯咖啡,楚莫寒心情不错,便坐了下来。

一杯咖啡进肚楚莫寒就觉得身上就跟百爪挠的似的难受的不行,他看着袁捷脸上的假笑,就知道刚喝下的不是一般的咖啡。

他起身想走,却被袁捷拦住,“莫寒,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爸天天惦记着你的婚事,还托我在这边给你物色,我还真遇到了个好姑娘,她是奥国柯普德公爵的女儿,不仅人长的漂亮,家里的生意做的也大,堪比楚氏,她一会儿就能过来,你好歹跟人家见上一面再走。”

袁捷正说着,门外走进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她看着楚莫寒就笑了,“嗨,你好!”

袁捷给楚渊明使了个眼色,两口子捅捅咕咕的出了门。

楚莫寒庆幸他在部队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要不然吃了那种东西又有美女投怀送抱,一般人是难以把持住的。

楚莫寒把再次扑向自己的公爵女儿一把推开,逃也似的出了门。

(后来,楚莫寒偶然间听楚俊豪跟人说,那个公爵的女儿因为得知自己染上了AIDS在家里自杀身亡,楚莫寒听完后,惊出了一声的冷汗,这要是哪天跟她发生了什么,下一个死的就是他。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总也不给楚渊明和袁捷好脸色的主要原因。)

楚莫寒隐忍着把车开到了墨家门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可是这个时候,他最想见的人就是墨菲。

说来也巧,他刚把车停下,墨菲便拿着一袋食物从对面走了过来。

墨菲歪着小脑袋往车里看了看,见是楚莫寒,欣喜的跑了过来。

“大哥哥,你怎么在这?”

楚莫寒握紧拳头看了过来,“出来散散心,没想到在这看见你了。”

墨菲见他的脸红的就像煮熟的虾米,拧着烟眉问道:“大哥哥,你是不是不舒服了?”

楚莫寒顿了下,推门下了车,“热,可能是发烧了。”

“我家里有药,你跟我进来吧。你这样开车很危险的。”

楚莫寒紧抿着薄唇定定地看着她,他很想对她说,你就是我的药!

墨菲见他连行动有些迟缓,伸手扶住他,“大哥哥,要不我带你去医院吧?”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主要是去了医院也治不好他的“病”。

墨菲心疼的看了他一眼,扶着他进了门。

偌大的家就她一个人,楚莫寒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偷偷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不该想的事。

墨菲菲楚莫寒找来退烧药,又给他洗了毛巾敷在额头上,楚莫寒明知道就算吃了退烧药也没用,但还是吃了两粒。

墨菲坐在他对面不远的小几上,托着腮看着他,“好点了吗?我要是知道你病了,就不让达瓦叔叔回家了,他懂医术能帮到你的。”

楚莫寒迟疑了下,把手伸了过来。

墨菲微楞,“大哥哥,你想要什么?”

“……我能摸下你的脸吗?”楚莫寒说完脸更红了。

墨菲先是一愣,随后便咯咯的笑出了声,“要是这样能让你退烧,那当然可以啊。”

她说完见他的手就滞在半空中,伸手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事后墨菲一直在想,那天究竟是他们俩谁主动的,可是想破了脑袋她也没弄明白,反正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她不但没怪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感。

毕竟长了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顺着自己的心做了件自己喜欢做的事。

凌晨四点左右,两人还在相拥而眠,房内传来的异响惊动了楚莫寒。

楚莫寒猛地的睁开眼睛,就见一个蓝眸男人举着匕首冲自己的胸口刺了下来。

楚莫寒一骨碌躲开这一刀,尔后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两人在房间里打到了一处。

这么大的声音,墨菲怎能不醒,等她睁开眼睛时,楚莫寒的手臂上已经被匕首划出了两道血口子。对方那个男人也没好到哪里去,眼角和嘴角都已经被打裂流出了鲜血。

墨菲吓的不轻,惊恐的看着正在殊死搏斗中的两个人。

楚莫寒扫了她一眼,她眼中的惊恐刺痛了他的心,他悔不该来这里找她,他要是不来,她就不会吓成这样。

楚莫寒一怒之下,连着几招后,从那人手中夺过匕首,一刀下去后,那人应声倒地。

身后传来墨菲的惊叫声,楚莫寒扭头看了过去,刚想对她说没事了,却见房间里不知道何时又多出一个人,那人凶神恶煞般的拿着匕首抵住了墨菲的脖子。

“小乖……”

墨菲往前迈了一步,那人用奥国厉声吼道:“不想她死,就站着别动!”

楚莫寒立时定在原地,用奥国说道:“放了她,我跟你走。”

那人冷笑了声,“让我放了她不难,你拿匕首在左胸上戳三个洞,我就放了她!”

楚莫寒毫不犹豫的举起匕首。

“大哥哥,不要……”

那人一把握住她的嘴,持刀的手微微用力,墨菲的脖子上就见了血。

楚莫寒的眸子瞬间充血,拿起匕首朝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

墨菲看着鲜血从他的胸口顺了下来,眼泪一对一双的掉了下来。

楚莫寒抽出匕首,准备第二次刺向胸口,墨菲拼命的摇着头,示意他不要再做傻事。

眼看着楚莫寒就要再次扎向自己,墨菲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猛地撞向拿着刀抵着自己脖子的那个人。

楚莫寒看着血从她的伤口处涌了出来,眼中一片猩红。就在那人想再次控制墨菲的之时,楚莫寒一个箭步到了床边从枕头下拿出手枪,对准那个人的眉心勾动了扳机,血顷刻间溅了墨菲一脸,墨菲惊叫了声倒了下去。

楚莫寒冲向墨菲,用手捂住了她的伤口,把人抱了起来。

楚莫寒一路飞车把人送到了医院,幸好她的伤口不深,医生很快就给她处理好了伤口。

楚莫寒一直等医生给她处理完伤口,才让医生给自己处理伤口。

他的伤势相对墨菲要重的多,可他却没让医生打麻药,硬挺着缝了七针。

墨菲的麻药还没过劲儿,楚莫寒趁她还睡着,返回了墨家,把那两人装进车里,又把现场收拾干净。

一切处理好了,楚莫寒开车来到尤达的老巢,杀尤达不是他的任务,但是为了墨菲的安全他必须来!

他要在离开奥国之前把知道墨菲存在的人全部消灭,要不然,墨菲今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这一去,他险些没送了命,但是为了墨菲,他觉得值了。

楚莫寒特意留了个活口,在他的嘴里得知他们是通过车子碎片找到了修车厂,又通过修车厂找到了墨家,而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他们老大尤达就只有他们几个知道。

楚莫寒问出想问的,了结了活口,离开了现场。

楚莫寒赶回医院时,墨菲还没苏醒,楚莫寒俯身亲吻了下她的额头,拿着手机出了病房。

他通过容梓涵要到了墨邵刚的电话,电话打了几次都没打通,他又让容梓涵帮他查了下墨邵刚的出境记录,得知华国那边的雨一停他就登机回了奥国。

楚莫寒返回病房,墨菲已经醒了,看到楚莫寒进来后,她惊恐的蜷缩进被子里。

“你别过来!血!好多的血……你别过来!”

楚莫寒知道她是被吓到了,连忙喊来医生。

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墨菲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楚莫寒一直守在她身边,直到拨通了墨邵刚的电话,他才拿着电话出了门。

电话里,他没敢告诉墨邵刚自己是谁,也没敢说发生了什么,只说墨菲受了点轻伤,正在医院里,希望他能来下医院。

墨邵刚问清医院的地址后,二话没说,直接让车改了道。

墨邵刚到了医院,见孙女脖子受了伤,人又在昏睡中,再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楚莫寒,扯着衣领就把人给拉出了病房。刘素娥想拦着都没拦住。

“你是谁?你怎么认识菲菲的?是谁伤了他?”墨邵刚一连串问了楚莫寒好几个问题。

楚莫寒拉着他去了走廊尽头,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墨老,我是楚鹏飞的儿子楚莫寒,我和菲菲……”

墨邵刚一听他是楚鹏飞的儿子,眼睛当时就瞪了起来。

“你们家害了我一个女儿不够又来害我孙女?我不管你是谁的儿子,赶紧给我滚!”

“墨老,关于您女儿的事,我们楚家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至于菲菲,您说是我害的,我一点都不委屈,因为她毕竟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

“她救你?”

“是,她要是不救我,我可能就活不到现在了。”

墨邵刚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见他身上有不少的伤,微蹙了下眉头,“你不是在部队吗?怎么来这里了?”

“我是过来执行任务的。”楚莫寒扶着墙壁休息了下,再次开口道:“墨老,菲菲受了点刺激,现在状态不是很好,我要回去交任务,您先照看她几天,等我回来,我来照顾她。”

“你照顾她?你算什么东西,我孙女不用你照顾,赶紧给我滚!”

“墨老,我喜欢菲菲……我想娶她,希望您能答应。”

墨邵刚冷笑了声,扬起手就给了他两耳光,“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我孙女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你!”

楚莫寒定定地看向墨邵刚,他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打他。

“怎么滴,你还想打我不成?来啊,你有种就打我!”墨邵刚指着自己的脑袋就撞了过来。

楚莫寒往后退了一步,扯到了伤口,他微蹙了下眉头。

“嘟嘟……”楚莫寒的手机响了。

楚莫寒看了眼屏幕,见是牧梓童打过来的,拿着手机远离了墨邵刚。

“莫寒,你怎么回事?”牧梓童急吼吼的问道。

楚莫寒一楞,“什么怎么回事?”

“大领导发火了,说你没有假条私自外出。你走的时候不是跟我们说,你请好假了吗?”

“我跟袁凯请的假。”

“你跟他请的假?那他怎么也跟在大领导后面到处找你?”

楚莫寒微蹙了下眉头,“这里面有事,我这就回去问清楚。”

“那你赶紧回来吧!”

“最快也得十三四个小时,先这样吧,我去安排下。”

楚莫寒挂断电话,一瘸一拐的走到墨邵刚跟前,“墨老,我要先回去一趟,等我处理完那边的事,就来回来。”

“不许回来!就算你回来了,我也不会再让你见菲菲。”

楚莫寒皱起了眉头,走到病房前,深深的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墨菲,转身恋恋不舍的离开医院。

墨菲醒来后,依旧不让任何人接近她,这可急坏了墨邵刚,找了不少的心理医生给她治病,不但没有效果反而愈发的重了。

出院后,她连家门都不敢进。墨邵刚不得己只好换了一处住处。

可是即便这样,她还是不敢自己单独一个人待在卧室里。

这期间,楚莫寒没来过,电话倒是打过不少,不过不管他换多少电话号码,只要墨邵刚听出是他的声音,就直接挂断电话。

出事近四个月,墨邵刚没敢跟家里人说,他觉得一定能治好孙女,没必要让家人跟他一样担心墨菲。

这段时间,心理医生不知道请了多少,可是墨菲的病情就是不见好转,墨邵刚和刘素娥的头上不知道添了多少白发。

令刘素娥不解的是,也没见孙女怎么吃饭,可是她的肚子却一天比一天的大。

刘素娥想带孙女去医院看看,墨菲说什么也不去,刘素娥只好喊来家庭医生。

墨家在奥国的家庭医生是位老中医,他给墨菲号完脉后,吞吞吐吐的不敢说结果。

墨邵刚一看就急了,冲着他就吼了起来,“有什么你就说什么,你这样是想急死我们么!”

老中医看了眼垂着眸子一声不吭的墨菲,拉着墨邵刚走了出去。

刘素娥也跟了出来。

“墨小姐怀孕了。”

这六个字就跟平地一声雷似的,炸的老两口子惊在了原地。

墨邵刚咬牙,“这个孩子不能留,一定要打掉!”

“孩子的月份比较大了,不能流产,只能做引产,但是奥国是不允许做这类手术的,你们要是不想要这个孩子还是回国去做吧。”

老中医的话音刚落,墨菲推门走了出来,“这是莫寒哥哥的孩子,我不能打掉!”

墨邵刚一愣,这么长时间没正常跟他们说一句的孙女,竟然为了这个小孽种开口说话了。

“我说不能留就不能留!”墨邵刚气急败坏的吼道。

墨菲退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这之后的几天,墨菲已经是不吃不喝也不理人。

看着日渐消瘦的孙女,墨邵刚在老伴的劝说下给孙子打了个电话。

小时候墨菲最听她哥哥的话,希望墨铭能劝得了她。

墨铭来了后,知道了个大概,气的他抱起妹妹就往门外走。

墨菲拼命的挣扎着,眼泪也一对一双的掉了下来。

墨邵刚追了出来,“铭铭,你要带你妹妹去哪?”

“回国,菲菲还小,这个孩子不能要。”

“铭铭,你不能带着你妹妹回国,回去难免会不被楚莫寒听到风声,要是被他知道了,这个孩子肯定做不掉,再者,这事要是让你爸妈知道了,他们以后还怎么在帝都待下去。”

“那怎么办?”

“去H国,那里能做这个手术,可是菲菲这个样子,要是真把孩子做掉了,她的病情会不会加重?那可就真的把她毁了。”

墨铭垂眸看向妹妹,见她哭的大一泪小一泪的,最终还是狠心的把她抱上了车。

墨菲从那以后就没再说过话。

到了H国,医生说胎位不正,拿掉孩子大人会有危险,墨铭跟爷爷商量了很久,又把妹妹带去了t国,这边的医生跟H国的医生说的一样,爷俩只好带着墨菲回了奥国。

就在这个时候,楚芊芊找了过来,墨铭怕楚芊芊看出妹妹的异样连忙用被子把她裹了起来。

楚芊芊倒是没看出墨菲的大肚子,可是也因为墨铭太在乎妹妹而冷落了她,又加上墨邵刚已经被楚家人气疯了,只要看见楚家人就恨不能把对方撕了的那股劲儿,这才把楚芊芊气的出了国。

孩子后来生了下来,墨菲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就被告知,孩子一生下来就死了。

墨菲彻底崩溃了,大哭了一场后,她拿起水果刀就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幸好被墨铭撞见,把刀抢了下来。

从那以后,墨菲的神智开始错乱,渐渐的她连最亲的人都不认识了。

墨邵刚和墨铭四处打听,最后听说M国有个心理医生治好了不好类似的病。

墨铭和爷爷带着妹妹去了M国。

心理医生给墨菲做完心理测试后,制定出治疗方案。

医生说要封存墨菲近一年的记忆,没了这段记忆,她就不会这么痛苦。

在这种情况下,墨邵刚和墨铭也只能点头同意。

当医生说需要一个解除封存的口令时,墨邵刚想都没想的说道:“就用‘楚莫寒死了’这五个字做口令。”

阴差阳错,今天给她打电话的那个人就用了这五个,直接打开了墨菲记忆的闸门。

墨菲擦了下脸上的泪水,拿起大衣出了门。她要去找舅舅,舅舅的同学是华国驻奥大使,如果楚莫寒在那边出事了,大使馆那边应该能得到消息。

墨菲一路飞驰来到舅舅家,大院的门卫都认识她,直接就把她放了进去。

墨菲为了方便一会儿走,把车停到了院门外,自己一路小跑的进了门。

墨菲正弯着腰在玄关处换鞋,就听见舅舅说,“宇琰,当年是我不好,要是我能早一天把你写给兰芝的那封信交给她,也许,她就不会答应嫁给堇年,是我的一时疏忽害得你被墨叔赶出家门那么多年。”

“这事跟你没关系,就算你把信给她了,她也会嫁给我哥的。”

是三叔的声音!

墨菲站在玄关处没敢出声,静静的听着。

林东阳“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她不会答应你?”

“因为我听见她跟我哥说的话,她说她十八岁时见到我哥的第一眼就爱上他了。听她说完,我突然明白了,她上学那会儿对我好,其实是替我哥在照顾我,而不是对我有好感,我跟她只是我一头热。

东阳,现在说这事,我没什么感觉了,可当时听完她说的话,我的心就跟刀绞似的疼,我知道真相后,大醉了一场,那是我这辈子唯一喝醉的一次,我就记得我拉着我哥的手,说了好多,刚还被我爸给听见了,然后就把我给赶了出去。”

林东阳拍了下他的肩头,“墨叔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这个家好,你要理解他。”

“我能理解他,要不然就我这性格,连帝都不会回来的。”

墨菲紧抿了下唇,故意把车钥匙很大声的丢在鞋柜上。

“包红是你吗?”

“舅舅是我,不是舅妈。”墨菲快步走了进来,看着墨宇琰故作惊诧,“三叔,您也在啊!”

“趁着你舅舅还没上任,我过来跟他聊会天,这要是上任了,我恐怕连预约都约不上。”

墨宇琰不自然的笑笑,他不确定墨菲有没有听见他和林东阳说的话。

林东阳笑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菲菲过来坐。”

墨菲坐下后,扁了扁嘴,“舅舅,我是来求您的。”

林东阳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咱们爷俩还用求吗?说吧,什么事。”

墨菲带着哭腔说道:“我刚才接到一个奥国打来的电话,他跟我说楚莫寒死了,您让您的那个在奥国当大使的同学帮忙查下,看看楚莫寒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墨宇琰一怔,“菲菲,你先别急,没准是谁跟你恶作剧。”

林东阳则是很笃定的说道:“莫寒不会出事的,他要是出事了,我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墨菲吸了吸鼻子,“您还是帮我问问吧,要不然我不放心。”

林东阳点了点头,拿着手机进了书房。

墨菲焦急的等待着,见三叔偷偷看了自己好几眼,对上了三叔的视线。

墨宇琰尴尬的笑笑,“菲菲,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我和你舅舅说的话,如果你听到了,请你忘掉好吗?”

墨菲烦躁的揉了揉额头,“三叔,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莫寒,哪有时间偷听您和我舅舅说什么……您跟我舅舅说什么了?”

墨宇琰轻咳了一声,“没说什么。莫寒的事你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最好是没事,要不然我也不活了。”

“别说傻话!”

墨菲擦了下脸上的泪水,拿出手机拨通了墨铭的电话,“哥,你在哪呢?”

“我在家呢。”

“你哪也别去,就在家里等我,我一会儿过去找你。”

墨菲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墨宇琰看着她气鼓鼓的小模样,不解的问道:“你哥气到你了?”

“嗯,都快气死我了,一会儿回家再他算账!”

墨菲说完扭头看向书房门口,就盼着舅舅能早点出来。

五分钟后,林东阳走了出来,她冲着墨菲招了招手。

墨菲连忙起身跑了过来,“舅舅,有消息了吗?”

“拿着我的手机在书房等着,十分钟后,莫寒会给你打电话,通话的时间不能太长,免得他的电话被跟踪会有危险。”

墨菲欣喜如狂的点了点头,“只要让我听见他的声音,哪怕一句都行。”

墨宇琰听说楚莫寒没事,欣慰的笑笑。

林东阳对他说道:“宇琰,你先坐会儿,我跟菲菲说两句话再出来陪你。”

“我没事,你去陪菲菲吧。”

林东阳笑笑,抬手带上书房的房门。

墨菲笑着看向他,“舅舅,您要跟我说什么?”

“我要跟你说的是,莫寒这次是咋死,为了他的安全,在外人跟前你要尽量表现的很悲痛。你三叔那我一会儿也要出去交代下。”

墨菲微楞,“咋死?哦,我知道了。不过舅舅,他的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林东阳沉默了片刻,接了说道:“这个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莫寒其实是个特情,他虽然退伍了,可他依旧在为国家效力,以前传的邪乎,说某个州长的女儿碰了他一下,他就把人家爸爸送进了监狱,那都是假象,州长进监狱是因为他自身问题,他的那些问题都是莫寒利用他楚家家主的身份查出来的。莫寒这些年做了很多,他是无名英雄,你应该为有这样的丈夫感到骄傲。”

“嗯嗯,我傲娇,我自豪!”墨菲笑眯眯的说道:“我总算明白了,楚莫寒为什么不管做什么事,都不爱跟人解释,他不是不想解释,而是不能解释。”

林东阳低叹了声,“其实这件事,我是不想告诉你的,可是莫寒在你们家书房磨了我两个来小时,他说,他不想对你有任何隐瞒,而且今后有些任务也需要你的配合,所有,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你。”

墨菲一听就笑了,“舅舅,那我算不算是特情?”

“不算!我是不会让你冒险的!”

墨菲嘟了嘟嘴。

“以后我是莫寒的直接领导,太危险的事,我是不会派给他的。”

墨菲指了指舅舅,笑着说道:“舅舅,您这么做真的好么?”

林东阳笑着拍了下她的手,“别皮了!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别跟别人说,连你妈也不行,知道了么?”

墨菲嘟嘴,“知道啦~”

“那你等莫寒的电话,我去陪你三叔。”

墨菲调皮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没到十分钟,楚莫寒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电话刚一接通,楚莫寒就语速很快的说道:“老婆,我很快就能回去了,别担心我。”

“嗯,我等你回来。”

“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信,我还没跟你过上一辈子呢,我舍不得走。”

“嗯,我知道了。老公,我爱你!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先挂了吧。”

“老婆,我也爱你!”楚莫寒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忙音。

墨菲美滋滋的出了书房,把电话还给舅舅后,连坐都没坐就急匆匆的走了。

墨菲一路飞车回了英伦郡,到了母亲家,二话没说,拉着哥哥就进了书房。

蝶渝见爸爸被拉走了,眨着大眼睛看向母亲。

楚芊芊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姑姑有话要跟爸爸说,一会儿就能出来陪你玩。”

墨菲进了书房后,抬脚踢上房门。

墨铭笑望着她,“你又抽什么疯呢?”

墨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当年生的那个孩子真的死了吗?”

墨铭楞在原地,“你都想起来了?”

墨菲冷哼了声,“你和爷爷也真够可以的!竟然把‘楚莫寒死了’这个五个字当解除封存记忆的口令,今天有人对我说了这五个字,然后我就什么都想起来。”

“谁跟你说的这五个字,莫寒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他没出事,我们刚刚通过电话。你先别跟我转移话题,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跟楚莫寒的孩子在哪!”

墨铭紧抿了下薄唇,“她一直生活在你身边,你几乎天天都能看见她。”

墨菲的身子猛地一晃,“是蝶渝?!”

“如果不是你们的孩子,她会跟你们俩那么亲么。”

“哥——”墨菲扑进墨铭的怀里,哽咽的说道:“谢谢你把她养的这么好。”

墨铭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她是我的女儿,我能不好好养她么。”

墨菲仰头看向他。

墨铭沉声道:“菲菲,你听我说,你是名人,楚莫寒也是名人,这要是爆出你那么小就生了个孩子,不仅你们俩,就连蝶渝也会被人指指点点,所以蝶渝只能是我孩子。”

“哥……”墨菲的眼泪刷了一下流了下来。

墨铭给妹妹擦了下脸上的泪水,“蝶渝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她会很幸福的。等她成年了,有了自己的判断,我们再告诉她真相,你说好不好?”

墨菲用力的点了下头,“哥,谢谢你。”

“傻丫头,你跟哥哥不用说谢谢的。你当年把孩子生下来后,爷爷让我把她送人,我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你,我舍不得,就给她雇了两个阿姨偷偷养在Y国。你嫂子也是看到了蝶渝,知道她的身世,才那么痛快的原谅我的。”

墨菲笑笑,“看来你没白养她这么大。”

墨铭也笑了,抬手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我以前为你考虑没想把蝶渝的身世跟家里让分说,既然你都想起来了,咱们等莫寒回来了,两家人坐在一起开个家庭会吧。”

“你要把蝶渝的身世告诉给爸妈他们?”

“不好吗?”

“你说了算,反正以后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

“越来越傻,可是哥哥就是喜欢你这个傻妹妹怎么办?”

“嘿嘿……”墨菲傻呵呵的笑出了声。

墨铭笑笑,“在蝶渝跟前别表现的太明显,跟以前差不多就行,别吓坏了孩子。”

“嗯。”

“走吧,咱们出去陪蝶渝玩会儿。”墨铭说着拉着妹妹出了门。

蝶渝见姑姑出来了,张开小手就扑了过来。

墨菲笑着抱起她,“在你姑父没回来之前,我这几天都住在这边,你陪姑姑睡好不好?”

“好!”

墨菲笑着亲了下她的小脸儿。

墨菲在娘家住了三天,楚莫寒终于回来了。

看着他完好无缺的回来了,墨菲笑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墨铭在楚莫寒回来的当天,就召集大家开了个家庭会,楚莫寒得知蝶渝是自己的女儿后躲在卫生间里哭了十几分钟才出来。

凌珑更是哭的不行,就连楚鹏飞也红了眼圈。

林兰芝和墨堇年是最后一个知道女儿在奥国发生了那么大的事的,两人内疚的不行,一直责备自己不是合格的父母。

墨菲是安慰完这个又安慰那个,总算把大家劝好了,天也黑了下来。

自从那天后,蝶渝就在两家轮流住,有了双倍疼爱的小家伙,像个小公主似的快乐的成长着。

四月十八日,是墨菲和楚莫寒大婚的日子,结果进入敬酒环节时,墨菲突然昏倒了。

楚莫寒顿时慌了神,还是墨铭抢先把妹妹抱了起来。

来参加婚礼的人也都赶到了医院,墨菲进去后不久,医生就出来。

楚莫寒连忙问道:“医生,我老婆怎么了?”

医生笑着说道:“楚家主,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

楚莫寒只觉得一阵眩晕,刚知道自己有了个女儿,这么快二宝就来了,他设想了那么久的二人世界还没过上几天,马上就要变成四人世界了。

—终—

------题外话------

又完结了,每次写这个终字的时候,我都难受的不行。

先修改旧文,新文咱们再见,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