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我要他滚/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她叫江晚,是夏院长给她起的名字,既然是在孤儿院附近找到的,二十多年前的当地连警察都不用报,一定是那家人遗弃的可怜孩子。

江河湖海的江,晚风的晚。

一开始,她也会像孤儿院的其他小朋友一样幻想着自己的父母是谁,想象着父母的模样,会怨恨他们为什么不要自己,也会自怨自艾,自甘堕落,随着时间的退役,姜绾才慢慢的放下了这件事。

没有父母就没有父母吧,孤儿就孤儿吧,她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只有在一些寂静无声的夜里,在一片黑暗之中,她的心里会忍不住的再一次冒出一个念头:他们为什么不要她了,他们在哪里,都是谁呢?自己成为明星,是不是他们也在某一个她看不到的角落里,默默的关注着她呢。

现在——

傅淮琛看着默默落泪的少女,那个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念头又一次浮现出来。

她问过他: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她那次遇见项迟野之后,莫名的昏厥。

眼前的少女默默落着泪,是为了她口中的偶像“江晚”吗,不止。

她好像忽然变成了一阵自己抓不住的风,随时随刻就会消失在眼前,成为他的一场梦,让傅淮琛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傅淮琛给姜绾擦了擦眼泪,一把将她搂到自己怀里。

很紧。

像是要把她嵌入自己的骨血,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慌乱。

姜绾不知道傅淮琛的慌乱从何而来,但是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高大的男人呼吸紊乱,松开她,定定的看着她,一双眼睛幽深的像是一汪不见底的海,充满偏执和沉重。

他看着她,一寸都不想偏移,想要确认着什么。

她是姜绾,她是他的小朋友,连头发丝都是属于自己的。不是任何人。

姜绾任由他看着自己,半晌,破涕为笑。

“我这是在为江晚前辈高兴,也为叶清阿姨伤心,你慌什么啊。”

傅淮琛摸了摸她的额头,摇了摇头。

“如果叶清阿姨证明了江晚就是她的女儿,会怎么样?”许久,姜绾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小声问道。

傅淮琛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感慨,道:“容家并不会认下的。”

“容永溯已经去世了,现在容家家主是他的弟弟容永洵,唯一的大小姐,则是容姝,容永洵和容永溯关系不好,他还娶了容永溯睡过的女人为妻,这些年拼命证明自己比自己的大哥强,倒是容家近几年越来越衰弱了。而叶清在容永溯去世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办理的离婚手续。”

“终究,江晚找到的太晚了。”

姜绾收敛了眼眸,眼底掠过几分悲戚。

刚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就想到容永溯已经去世,她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一面。

她倒是并不在意容家会不会认自己,至少她的母亲叶清会认,就够了。

找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却已经去世,叶清只会比自己更痛苦,姜绾想到这一点,心里更加难过。

自己居然是帝都容家的孩子,姜绾脑海里又回想起韩亦在自己临死前说过的话。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会是和自己的身份有关吗?但是,如果连叶清都是今天的颁奖礼上,见到自己的照片和视频之后才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别人就更不会知道了。

姜绾打算好等到时机成熟,就告诉傅淮琛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借用傅家的力量调查韩亦,就能够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要杀了自己,如果真的只是因为韩灵萱喜欢陆珩之,韩亦就要杀了自己,那她死了也死的明白。

她看着属于江晚的奖杯出神,忽然心里有些好奇傅淮琛对江晚,对自己的感情。

是真的很好奇,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可能短暂性的失忆过,傅淮琛认识自己,自己却不认识他。

“傅淮琛,你现在还喜欢江晚前辈吗?”姜绾带着一抹戏谑问道。

傅淮琛面色一愣,然后赶紧摇头。

“我只喜欢你。”

“傅先生啊,嘴上说着喜欢我,还是把江晚前辈出事后的别墅都封锁了,怎么,您是打算在心里留一辈子,做个禁地吗?”她的语调很是犀利,一针见血。

见傅淮琛没说话,她才发觉自己居然猜对了。

傅淮琛,还真的对江晚,对自己“旧情难忘”,她,她......她有一种想翻个白眼然后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

自己喜欢的人还喜欢别的女人,但是那个别的女人,也是自己。

姜绾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吃醋了,不管是曾经的江晚还是现在的自己,都是她自己,傅淮琛喜欢没问题,但她还是很无奈。

傅淮琛终于缓缓的说道:“绾绾,其实今天江晚的这个最佳女配角的奖,是由我和陆珩之,许平楷,张诗雨一起向玉像奖评委组提议,才让她获得了奖。”

张诗雨是《晚露今夜白》的女主角,许平楷是晚露的导演,两人是娱乐圈少有的上一世就赏识自己的演员和导演。

姜绾惊讶的睁大眼睛,傅淮琛继续说道:“我还是很荣幸,也很遗憾给她领奖,绾绾,你知道吗,她对我说过,自己会成为全华国唱歌最好听的歌手,她说她要把自己的歌唱遍全世界,我太遗憾她一直到死都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才想替她实现。”

“对江晚,我的遗憾和愧疚高过什么喜欢,我愧疚自己既然知道是她,为什么不在嘉世多帮她一把,为什么没有能够救她,才会,把公寓封锁。”

傅淮琛握住姜绾的手,深邃而迷人的凤眸和她的眼睛对视着,他说道:“绾绾,我早已放下那个江晚,我已经帮她完成了她最大的一个遗憾,现在,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都完整而全部的属于你。”

“所以,你也别想逃离我。”

斯人已逝,他爱的人还在身边,他绝不放手。

“傅淮琛,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才对。”

姜绾摁着他的心口,温温软软的说道。

除了好奇,她不会再在意傅淮琛和上一世的自己之间的瓜葛了,因为他向自己展示了一个男人最真挚炙热的感情。

他帮她完成了自己上一世的希望和遗憾。

而自己在这一世,幸运的与他相爱。

傅淮琛,就是完美的符合她所有择偶标准的男人。

这世上,何其有幸,几十亿个灵魂之中,找到与自己完美契合的存在。

她是一个幸运的人。

*

毫无疑问,玉像奖颁奖礼的第二天,就是铺天卷地的娱乐新闻,姜绾再一次喜提热搜第一,前十名的热搜榜单,八个都和玉像奖颁奖典礼上发生的事情有关。

尤其是,姜绾和陆珩之分别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主角,一个成为影视双帝,一个成为玉像奖历史上年纪最小的视后。

而给他们颁奖的人,是黎神和叶清。

很多人的心里都不由自主的有了一个期望,姜绾和陆珩之,或许就是未来的叶清和黎渊。

或许有一天,那个不被看好的新人,会成为肩负着华国影视乐坛顶尖的存在,

众人这才知道为什么黎渊会和一个新时代演员姜绾一起走红毯,《天极》居然要重制了,而且女主角备选之一就是姜绾!《天极》顺势开始面向外界试镜。

玉像奖之后,姜绾再也不会被人称为没有经验演技靠关系的新人演员,现在,她就是娱乐圈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是群星之中,最璀璨的一颗。

【史上最年轻视后,姜绾!】、【今年最闪亮的新人演员,是姜绾还是夏甜?】、【为演员江晚哀悼】、【宋唯溪的发言,努力活着最重要】、【陆珩之再次封帝】......

一连几天,热搜都是这几条。

何斩找到姜绾的时候,后者正在做一本叫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高考习题,皱着眉,满身暴躁的气息。

看着面对高强度的剧组拍摄,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妹妹,现在却拧着眉苦思冥想,何斩忍不住笑了。

这样才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嘛。

没办法,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高考了,姜绾最近都没有什么工作,只等着《天极》的试镜通知,就是准备高考。

封老师那边担心她每天赶通告耽误考试成绩,特意嘱咐了何斩要好好监督她。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那个?”何斩问道。

姜绾挑了挑眉,抬眸看他:“别耽误我学习,有话快说。”

何斩哼了一声:“太没意思了吧妹。”

“好消息呢,后天《天极》试镜的通告出来了,因为你,剧组特意在海市开了试镜场地,我们不用去帝都了,不过后期拍摄肯定会在帝都,我感觉你只要试镜通过,高考一结束就要入组了。”

“还有,我这边得到消息,这次虽然说黎渊在之前玉像奖上面说了你是女主角备选,但还有一些女明星会和你竞争女一号的角色,今天明天你多看看剧本,而且,《天极》里面有大量的打戏,可能会很累。”

姜绾的指尖点了点桌面,道:“竞选女一号的都有谁?我能猜到,肯定有秦若桐,对吧?”

何斩点头:“秦若桐这是打定主意和你刚到底了,你去看一眼,微博上刚刚发布的《白露二》开播时间。”

姜绾看了一眼日期,今天是四月六号,明天《云梦泽》就要开播了,她都不用想就回道:“也是四月六号?那她......还真是有自信。”

秦若桐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她也不知道。

可能是傻吧。

《云梦泽》就算没有自己,还有陆珩之撑着,没有陆珩之,还有肖砚这个新生代小生榜首在,哪里会弱于《白露二》了?哪里比不上她一个快过气的影后?

“她是不是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何斩知道她又要金句了,于是拿起小本本记道:“什么话?”

“任何电视剧出第二部,都是一种失败。尤其是这种,主演换了,剧本换了,导演换了。算了,秦若桐也就剩下自信这唯一一个优点了。”

姜绾摇了摇头,懒得再关心这件事,秦若桐在她面前就是个跳梁小丑的存在,她并不需要在意。

“还有坏消息呢?”

何斩犹豫了一下,说道:“关于男三号这个角色,面前最有希望的男艺人是......陈洛。”

姜绾坐直身子,舌尖用力的抵住牙齿,缓缓的将这个名字咬在牙关。

陈,洛。

她望着何斩的眸子,眼里渗出寒意,缓缓道:“已经确定了吗?”

“还没,但是之前帝都那边试镜的消息是,陈洛表现的很好。”何斩一惊,虽然不知道姜绾为什么那么厌恶陈洛,但还是回答道。

姜绾深吸一口气,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听到陈洛这两个字她完全都不想拍摄了,尤其是陈洛要演的还是《天极》的男三号。

《天极》的男二号是女主角林熙的师父,两人只有惺惺相惜的师徒之情和养育之恩,男二完全是另一条主线上的故事,虽然属于男二,但不是传统的喜欢女主角的男二,和她一起的戏份不多,但是男三号这个角色不一样。

男三号的角色名字叫做“莫念”,是林熙的青梅竹马,更是林熙少年时候喜欢的男人,后来还成了个渣男,利用了女三号云星,这个角色又渣又撩,人设很不错,很能磨炼演技,而且,和姜绾要饰演的林熙有着大量的对手戏。

她想到自己要和陈洛拍摄许多段对手戏,就想吐。

何斩扶了扶眼镜,说道:“你那么不想见到他的话,要么我联系一下剧组,让你们两个的对手戏少一些。”

“我要他滚蛋。”

姜绾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她垂下眼帘,拿出手机在通讯录上翻着,然后拨通了肖砚的电话。

何斩愣了一下,他立即就猜到姜绾要做什么,心里很是郁闷。

要说谁看肖砚最不爽,那一定是何斩。

谁让因为最近《云梦泽》就要播出,云梦泽的剧组和一些通告正拉着夏甜和肖砚炒CP炒到飞起呢。

“喂,小绾绾,怎么今天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肖砚很快就接通电话,在电话里笑着问道,有些惊讶,他最近也很忙,玉像奖之后肖砚的身价大涨,一跃成为当红小生之首,代言通告不断。

“肖砚。”姜绾攥紧手机,声音有些低。

肖砚被姜绾的语气整出了紧张感,姜绾还从来没有用这种严肃的语气跟他说话呢:“怎么了,你说?我听着呢。”

“你......”她的声音低缓。

“我——”肖砚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想和夏甜炒CP吗?”姜绾的语气很认真的问道。

肖砚:“啊??”

何斩:“......??”

“你想转型演渣男吗?”

肖砚:“我......”

“现在有一个机会,有一个剧本,你要接吗。”

她仿佛成了一个给小朋友洗脑的人贩子。

肖砚:“桥豆麻袋,等等,你是说《天极》吗。”他大概明白姜绾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对,你应该看过剧本了吧。”

“小绾绾,你是要让我去试镜男三号莫念,对吧。”因为只有男三号这个角色,才会和夏甜饰演的云星炒CP。

夏甜前几天试镜云星成功的事情,现在在网络上已经被爆出来了。

姜绾点了点头,又说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咖位接男三有一点低了,但是《天极》的男主角是黎神,而且,女配角之中,很可能有影后宋唯溪,这部剧,很值得。”

甚至,她的心里还有一个猜测,男二号的角色......

“抢陈洛的角色吗。”肖砚在电话里的语气平静悠扬,带着笑。

姜绾皱了皱眉,最终默然敛住眉眼,声音仍旧平静:“如果你最近没有档期的话,那就——”

“我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