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神秘包裹/重回九零俏时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婉茹打开包裹时,看到里面的东西,本来就被红疹折磨的红肿痛苦的面庞,骤然一惊,紧接着,整个身子直接倒了下去。

“妈,你怎么了?”宁玉婷吓的惊慌失措,赶紧和保姆一起扶起了苏婉茹。

处于好奇,宁玉婷凑过去看了眼包裹里到底是啥东西,能让她母亲吓成这样。

宁玉婷手扒拉开包裹,就看到包裹里是一套宽大的女性浅蓝色运动服,从衣服样式上来看,应该是很久前的旧款式了,衣服也是半新不旧。

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衣服上的血渍!

宁玉婷看到这衣服,也没有觉得有多吓人,只是嫌弃的皱了皱眉。

她气愤的朝保姆吩咐,“这是谁的衣服?这么老旧,这么脏,刘姨,快把东西拿走。一定是有人好恶作剧恶心我们。”

苏婉茹被宁玉婷扶起来,她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本来狰狞可怖的面容,满是惊恐之色。

她不是被衣服上的血渍吓到的。

而是,这个衣服……

这是苏婉蓉的衣服!

是当年她骗苏婉蓉离开京都去外地逃命时她穿的那套衣服。

她之所以记的如此清楚,是因为,那套衣服,是她买给苏婉蓉的。

当时,她买好了衣服,给苏婉蓉准备好了盘缠和行李,戏做足后,就将人送上了那辆死亡班车。

苏婉蓉在十九年前,就已经死了!

死在了那辆着火的班车上。

这衣服是什么人寄过来的?

苏婉蓉被烧成了碳,身上的衣服自然成了灰烬。

寄这套衣服的人,目的是什么?

难道是知道了当年苏婉蓉的死并非意外,而是另有隐情?

所以想跟她翻旧账?

苏婉茹眼底满是恐惧之色,她抱着头缓缓摇头。

不,这不可能是苏婉蓉的衣服。

一定是有人故意搞她,故意吓她。

当年那件事,是她一手策划,做的天衣无缝,绝对不会被人查出端倪。

再说,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会有人突然给她寄这套衣服?

到底是谁在背后使坏?

苏婉茹坐在沙发上,宁玉婷给她顺着后背,她惊恐的喘了好一会气,才冷静下来。

她不能慌。

如果她慌了,正好着了背后之人的道。

或许那个人,只是不满她嫁给自己的姐夫,想让她记住她是从苏婉蓉手里抢了宁立华。

能为苏婉蓉抱不平的人,除了她的那两个好姐妹,还会有谁?

魏丽娟早已经死了,而楚玲,如今应该在偏远山区做了农村妇女。

楚玲……

会不会是她故意吓她?

苏婉茹眼眸微眯,冲保姆说道,“刘姨,把那衣服拿来我看看。”

保姆本来已经将衣服扔进了外面的垃圾桶,听到苏婉茹的吩咐,又跑去捡了回来。

苏婉茹强迫自己镇定,极力说服自己这只是场恶作剧,她不能害怕。

她要是怕了,就着了暗中使坏之人的道了。

她咬了咬牙,忍着巨大的惧意,拿起了那套衣服,试图检查衣服的布料。

苏婉茹提起衣服,扒开衣服领子,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

越看,越像当年她买的那套衣服。

就连领子上的标识,好像都很眼熟。

虽然她相信,这只是有人在搞她,但时隔将近二十年,看到苏婉蓉死之前穿过的衣服,她还是无法淡定的面对。

毕竟,人是她亲手送去见阎王的。

当年的一幕幕,不由自主的在眼前浮现。

说实话,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或许会破坏苏婉蓉和宁立华的婚姻,却不会选择义无反顾,众叛亲离的嫁给宁立华。

因为,那个男人的心,她根本捂不热!

这近二十年来,她过着怎样的生活,只有她自己清楚。

苏婉茹愤怒的一把扔掉衣服,跑进卧室,将自己包裹进了被子里。

为什么,都过去了快二十年,苏婉蓉还阴魂不散,还有人为她抱不平?

苏婉蓉从小处处比她优秀,朋友比她多,异性缘更是比她好。

是她先认识那个身姿挺拔,气宇轩昂的兵哥哥宁立华的,她第一眼就被他迷住了。可那个男人,却看上了她的姐姐。

她都来不及行动,就被苏婉蓉那两个好姐妹和二哥苏建文窜撮着让俩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他们从小就孤立她,根本没人知道她的心事,就算有人知道,也没人在乎。

宁立华在部队,苏婉蓉怀孕挺着肚子独居,她便去和她做伴。

每每看到苏婉蓉脸上那么甜蜜的看着宁立华给她写的信,她都觉得好刺眼。

她曾偷偷看过宁立华给苏婉蓉写的信,那些甜言蜜语,在她和宁立华在一起的这十八年里,他从来都不曾给她说过。

他给她的,只有冷漠。

那个时候,有一次她在苏婉蓉的家里,收到了一份宁立华寄来的信,苏婉蓉不在家,她忍不住偷偷拆开。

结果就看到信里说,他将有一段时间不能写信回家。让苏婉蓉保重身体,不管后面有任何事,她只需记住一句话,相信他。

她拆了信,没法给苏婉蓉交代,索性隐瞒了下来。

没过多久,京都调查局的人,竟然上门,说怀疑宁立华叛变,需要他的家属配合调查。

她结合那份信的内容,以及宁立华的为人,很快得出一个结论,此事恐怕另有隐情。

但她却隐瞒了苏婉蓉,她心里打起了自己的算盘,便极力怂恿她,不能再被传唤。

如果真被带去严刑拷打,肚子里的孩子就完了。

当时,父亲和大哥还没有下海经商,都在事业单位任职,他们知晓了此事,生怕宁立华的事对他们造成影响,都选择和苏婉蓉划清界限。

二哥苏建文两口子都在外地,苏婉蓉一时六神无主,护孩心切,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于是,她将她送上了动了手脚的班车上,让她先去外地避避风头,等生了孩子一切都好说。

苏婉蓉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真就乖乖的上了车。

不出意料,班车刚驶出市区就起火,上面所有人无一生还,虽然都烧焦看不清谁是谁,但她笃定苏婉蓉是死了的。

而且,家里也草草给她办了后事。

她的墓地就在京郊那座山上。

难道……

难道苏婉蓉没死?

她不在车上?

因为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念头,苏婉茹突然大力的掀开被子,猛的坐起来。

不,绝对不可能!

十九年了,如果她活着,这十九年,她不可能不出现。

她如果活着,又怎会等到现在才出手?

而且,还只寄一套衣服过来。

苏婉茹同时又想到当年自己看到那一具具烧焦的面目全非的尸体,因为惧怕,她也没敢往跟前凑。

当时父亲和大哥正怕苏婉蓉连累苏家,所以看到她登记上车的信息,便草率的认领了她。

那个年代,科技落后,更没有什么用牙齿,骨头做亲子鉴定之类的。

当时,家里对这件事的处理,也是草率至极。

苏婉茹越想越后怕。

如果,当时那辆车上并没有苏婉蓉,或者她逃生幸存……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想过会有这种可能性,可自从看到那个叫张柠的,眉宇之间和苏婉蓉极像,她就有些心神不宁。

今天又收到匿名的包裹!她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

苏婉茹内心实在慌乱,加之身上的瘙痒和胸前溃烂的皮肤的痛感,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

不,她不能自己吓自己,此事她需先从第一怀疑人楚玲身上下手查。

……

同一时间,宁立华的军用品店,也收到了一份包裹。

里面除了有一套带血的衣服,还有几张照片。

上面是一个大着肚子,浑身是血的女人。

虽然脸上有血,看起来有些模糊,但宁立华从衣着,身形各方面,还是第一眼就看出了这是谁。

他拿着照片的手,狠狠一抖,照片掉落在地。

婉蓉,他的妻子。

他已故的妻子。

谁给他寄婉蓉的照片?

这个照片上的人,是十九年前的苏婉蓉。

是什么人故意给他寄这种照片,揭他的伤疤。

宁立华身躯颤抖着,顿了好一会,他忍不住艰难的再度捡起照片,。

却发现,照片背面写着一行字。

〔和害死自己妻子和女儿的凶手同床共枕,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不,你没有心!〕

宁立华怔怔的望着照片背后的这一行字,他神情呆愣着,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内心突然翻滚起波涛骇浪!

这句话,是告诉他,他的妻子婉蓉,是被苏婉茹害死的?

不对,这个信息说的是你的妻子和女儿……

婉蓉当年出意外时,孩子还在肚子里,寄这个包裹之人,如何得知她肚子里的是女儿?

这到底是什么人寄给他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婉蓉是苏婉茹害死的?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她的亲姐姐啊!

宁立华手里拿着照片,目光呆滞的坐在地上,陷入了回忆。

当年,等他执行完秘密任务,从部队回来时,才得知了自己的妻子发生意外,一尸两命的噩耗。

那时候,人已经没了好几个月,只有一个简单的墓碑立在京郊的山上。

苏婉茹告诉他,他的妻子苏婉蓉,在得知他“叛变”的消息后,怕调查局的人调查她,挺着大肚子仓皇而逃,结果坐了辆黑车,中途出了事。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结发妻子,会是那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人。

况且,他当初是潜入敌方阵营当卧底,当时他还给她写过信,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的妻子那么聪明,绝对可以从他含蓄的提醒中,悟出什么来。

就算调查局的人调查,婉蓉也会坦诚面对,绝对不会一个人在没弄清楚情况的条件下离开京都。

苏婉茹说,她姐姐根本没收到过他的什么信。当时调查局的人很凶,她是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才那么做的。

当时,他整个人都疯了!

他的妻子,怀着孩子的妻子,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被烧死在了班车上。

纵使他无法接受这样残忍的事实,可空荡荡的家,和立在山上的墓碑,不得不让他相信,他的妻子和孩子,没了!

那段时间,他一个人绝望的窝在黑屋里,整日酗酒。

他恨自己,恨他的职业,恨让他执行特殊任务的领导,他更恨这个世界。

他因为没有按时返回部队,违反了纪律,最后被开除了军籍。

那一切,对他来讲,都无所谓。

那段日子,是苏婉茹陪伴在他左右,他喝醉了酒自残,好几次误伤了她,她手上流着血,却还是坚决的陪在他身边。

终于,有一天,他喝醉后,将她看成了自己的妻子婉蓉。

然后,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厌世的他,做下如此不堪之事,根本没脸活在这世上。

可苏婉茹和妹妹宁岚以及弟弟宁立安等人整日看着他,想死都死不了。

那件事发生了不到一个月,苏婉茹说,她怀孕了。

怀了他的孩子。

他听到那个消息,第一反应是狠抽了自己两巴掌。

没有一点要当爹的喜悦,心底只感到羞耻。

他对不起自己的妻子,他更没脸面对世人,他只想去地下陪他的老婆孩子。

苏婉茹哭着求他跟她结婚,她说,我姐姐已经为了你一尸两命。

难道你也要逼我走我姐姐的老路吗?

如果是那样,我姐姐在九泉之下,都不会原谅你。

那一刻,他妥协了!

为了苏婉茹肚子里的孩子,他妥协了!

他不知道他当时是如何说服自己和苏婉茹结婚的。

他只记得,所有人戳他脊梁骨,都咒骂他不是人。

他也的确不是人。

他和自己的小姨子发生了苟且之事,最后还娶了她。

关系最好的苏建文两口子,与他绝交。

魏丽娟大姐病逝前,他去探望她,被拒之门外。

以前对他和苏婉蓉夫妻俩特别好的长辈秦叔,这么多年,就算在公众场合碰到他,都装作不认识。

这些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

只有每次看到女儿宁玉婷,他就会想到他和婉蓉的那个孩子。

苏婉茹说的对,婉蓉一定不希望他再让另一个孩子受伤害,为了给她一个健全的家庭,他只能这样行尸走肉般活着。

此时,他撕扯开那血淋淋的伤口,冷静的从头回忆着当年的种种。

突然发现,好像,那时候伤心欲绝的他,自始至终,一切都是听苏婉茹说的。

当年,婉蓉到底是怎么死的?她出事之前,又发生过什么?

是否真如这个照片上的信息所言,此事与苏婉茹有关?

如果真是那样……

因为这个认知,一股森寒的冷意从宁立华脚底升起,蔓延至四肢百骸!

他抱头,不敢往下想。

不知过了多久,宁立华看着照片上血肉模糊的人,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婉蓉,婉蓉……”

“我对不起你和孩子,我不是人,我不配做人……”

……

京都酒店。

周倩汇报,“董事长,都办妥了。”

“好。”苏婉蓉的面色隐在灯光阴影一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听起来,却是很凝重。

周倩顿了顿,又开了口,“苏婉茹自从那天和柠柠发生过冲突后,被红疹折磨的生不如死,听说跑遍了整个京都医院都毫无效果,我怀疑,这事跟柠柠有关系。”

苏婉蓉闻言,没说话。

“大小姐她,是在为您报仇呢。”周倩又欣慰的说道。

苏婉蓉听到她的话,语气终于有所缓和,“我就知道,我的女儿,迟早会理解我的苦衷。”

张柠给她发信息说,是时候让她出手给渣男贱女一点颜色的时候,她就知道,张柠是在慢慢试着接受她了。

苏婉蓉眼底泛着凌厉的光,她叫来了楚逸,“小逸,来了京都这么久,你总不能总这么藏在暗处,既然身体已无大碍,你也是时候,去看看你的爷爷奶奶了。”

楚逸不解的看着她,“姑姑,你想让我回苏家?”

苏婉蓉勾唇一笑,“回不回苏家先不说,总得让他们知道,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病弱少年了,更让有些人知道,他们处心积虑,想置你于死地,而你,不但被解了毒,还得了华盛集团董事长的赏识。马上过年了,这是送给他们最好的过年礼物。我相信,你大伯和大伯母,以及,你的婉茹姑姑,知道你如今身体康健,年少有为,一定会很惊喜,很意外!”

她寄给宁立华和苏婉茹的包裹,足够让他们乱了阵脚。而楚逸这个时候回了京都,还是身体健康的回来,苏建业和叶品两口子,脸色一定很精彩。

她已经从秦锋那边了解到,苏婉茹在撮合他的弟弟秦琛和苏心悦,目的就是以后能掌控苏家和秦家。

如今楚逸突然出现,对他们构成威胁,那些人必定会狗急跳墙。

嗯,她会做好十足的准备,等他们这些狗跳墙。

“姑姑,我不想去苏家。”提到苏家,楚逸神情一片森冷。

苏婉蓉看了他一眼,脸上虽然挂着笑,眼底却是一片冷意,她淡淡开口,“不用去苏家,正好,明天有个宴会,你或许能见到他们。刚跟我们公司达成合作的洛启铭董事长前几天给了两张请柬,说是家里要办一个什么宴会。本来没打算去的,下午和秦锋打电话说起此事,似乎京都很多名流权贵都有请柬,秦锋和柠柠他们也去,这样,你和周倩过去一趟,送个礼。顺便跟你的大伯大伯母等人打个招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